欢迎光临,,红运彩                                         Tel:400-888-9999

当前位置:红运彩 > 联系方式 > 联系方式

郑京平:建议老龄人口定义多提65岁以上的标准

  第二个问题是老龄化社会的根本矛盾。我们可以说这样的矛盾和那样的矛盾很多,比如说老龄人群和其他劳动人群年龄之间的矛盾,老龄人的赡养问题、医疗供需矛盾,但是说一千道一万,归根到底老龄化社会的根本矛盾是我在题目上显示的“食之者众、生之者寡”。或者说是消费财富者日众,创造财富者日寡。其他矛盾都是这个根本矛盾所引起的。

  具体说有五个方面的建议:

  新浪财经讯 “2019中挪社会政策论坛”于3月30-31日在中国海口举行,论坛由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挪威城市区域研究所主办,主题为“老龄化社会的中国”,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学术委员会副主任郑京平出席并演讲。

  如何应对老龄社会,郑京平提出了五点建议:第一个建议是尽可能提高全人类创造财富的能力,增加总供给。第二个建议是搞好财富的分配和使用。第三个建议要在思想上树立起长期应对人类老龄化的观念。第四个建议是要充分利用人工智能科技革命的成该,创新养老模式。第五个建议是要动员全社会各方力量,采取各种形式开展养老服务。

  以下为演讲实录:

  郑京平认为,可以从老龄人口的标准入手,让人们在心理上变得更加的年轻,关于老龄人口的定义,今后少提60岁以上的标准,多提65岁以上的标准,因为大家的人口预期寿命已经长了。

  第五个建议是要动员全社会各方力量,采取各种形式开展养老服务。比如说,建立养老保险体系,提供各种手段开展养老服务,向居家养老、社区养老、独居养老、机构养老等。总而言之,我们还是要针对着“食之者众、生之者寡”的根本矛盾采取全面的策略,做好服务。

  第一个问题是全球老龄化现状和发展趋势。这点可能不少专家说了,我简略的说。根据联合国人口司的预测,今后我们30年到40年期间,一方面是老龄人口的增加,另一方面是人口增长率的下降,两边一挤使得老龄化社会的情况比较严重。他们预测结果是这样,2015年全球是73.5亿,2050年将近百亿了,65岁以上人口的比重2015年8.3%,到了2050年到了15.8%。关于老龄化,世界卫生组织还有一个最新的划分,65岁以上人口比重达到7%的时候,叫做老龄化社会,达到14%的时候,我们就把它叫做老龄社会,达到20%的时候叫做超老龄社会。现在全球的老龄化都比较严重了,像日本,全球最严重的老龄化国家已经达到了25%以上。欧盟也已经进入了20%左右的水平,其中德国、意大利都超过了20%。也处于超老龄化社会的边缘。加拿大、美国、俄罗斯等国老龄化的水平大概是15%左右,也达到了老龄社会的水平。与老龄化社会进程相伴随,我们国家2000年已经进入到了老龄化社会, 到了2018年,我们的老龄化率已经达到了11.9%,离刚才说的14%还有两个百分点,将很快的进入老龄社会。因此,我们说应对老龄社会的到来将是人类十分紧迫而又十分重大的现实问题和战略问题,为什么说是现实问题又是战略问题呢?中国古语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人的变化是需要长时间才能发展好的,所以,这点是需要引起注意的。

  第四个建议是要充分利用人工智能科技革命的成该,创新养老模式。

责任编辑:谢长杉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学术委员会副主任郑京平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学术委员会副主任郑京平

  郑京平:尊敬主席先生,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尽管该论坛的最终名称落脚在老龄化社会的中国,落脚在中国,但是,我想实际上,老龄化问题是全球性的问题。因此,我将从更广的视角,也就是全球的视角谈谈老龄化社会的问题。组织者也很精心的安排,刚才洪腾先生也是从全球的视角讲的,我也准备从全球的视角讲。我说三个方面的问题。

  第三个问题是如何化解老龄化社会根本矛盾。化解这个矛盾需要全人类的共同努力,扭住要害,顾及当下,着力长远,持之以恒,全方位应对。现在要紧紧把握住刚才说的根本矛盾,照顾到当下,但是更要着力于长远,持之以恒的从各个方面应对才行。另外,为了解决“食之者众、生之者寡”的矛盾,尽可能的发挥人力资源的作用,多创造财富使生之者多一些,利用率高一些,与此同时,做好财富的分配和使用,使财富更好的发挥作用,协调好“生之者”与“食之者”之间的关系,使他们能够和睦相处,这样才能达到专家提的老有所养,解决养老的福利问题,另一方面也保持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否则的话,就没有来源了。

  第一个建议是尽可能提高全人类创造财富的能力,增加总供给。当然,这个地方对一些资源型的国家有优势,可以通过卖资源实现。但是,资源总是有限的,如果把这个问题纳入到全球讲,资源还是有限的。所以,这只能靠人类尽可能的多的创造财富,增加总供给。一是通过技术进步,改善管理,增强劳动者学习与培训的技能,不断提高劳动生产力。二是积极推动全球经济的全球化,通过生产要素在全球范围内优化配置,提高使用效率,提高产出率。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坚持全球化,因为这是解决资源有限的办法,这样全球配置就更好了。些移民的问题出现与解决这个关系有关。三是逐步提高退休年龄,尽量拉长人们正规就业的年限。四是要鼓励终生非正规就业,实际上,我们要活到老,劳动到老,享受到老。因为你创造财富为全人类做贡献也是一种享受。五是鼓励有利于改善老龄化人口的政策,在当前和今后一个相当长的时期,许多国家都应该采取鼓励生育的人口政策。尤其是发达国家和一些出生人口下降的国家。

  第二个建议是搞好财富的分配和使用。总的原则,要从人类可持续繁衍发展的长远观点对待养老问题,税收、财政、社会保险等政策,既要让老年人安度晚年,又要有利于激励劳动年龄人口高效率的参与劳动,创造财富。有些国家已经感觉到了高福利冲击,所以,怎么平衡好这二者的关系很重要,尤其是对发展中国家未富先老的国家来说,更要注意这个问题。总书记说到,还是要量力而行,尽力而为,这是很对的。

  第三个建议要在思想上树立起长期应对人类老龄化的观念。一是从老龄人口的标准入手,让人们在心理上变得更加的年轻,关于老龄人口的定义,今后少提60岁以上的标准,多提65岁以上的标准,因为大家的人口预期寿命已经长了。二是加强尊老爱幼思想的教育。中国有这样的传统,我们希望还是进一步的发扬。三是对尊敬老人孝顺父母适当得不偿。

  新浪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